查看: 848|回复: 6

【人气短篇】愿宫灯长明/天真无邪

[复制链接]

 成长值: 1000005309

269

主题

271

帖子

32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14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最佳新人微信控

发表于 2017-3-8 16: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图片20170201195326.jpg


                                                                     《愿宫灯长明》
文/天真天真

雨如箭落。
滂湃大雨浇灌得皇城内外有如落空根底,一骑超出前方禁卫方阵,追上正往中正门疾行的马车,与其在风雨中并辔前行。马背上的薛委放低身材,焦虑寻觅隐藏在珠帘和雨幕背后的女子的眼睛:“公主您临时回府休息,若有任何消息我会立即派人去您贵寓告诉。”
车中女子沉默片刻,复又敏捷将脸抬起,果断道:“我要进宫,我要见你的父亲。”
雨势忽然转大,中正门在望,廊下带路的宫灯突遭狂风肆虐,已被雨打风吹去。占据于风雨下的皇城像一只虎视眈眈的沉默的兽,仿似要淹没这雨夜中出现的一切人和事。
薛委心里一沉,不晓得是为这设想,还是为行将发生的工作。

一:
薛委生得不是时辰。那年他父亲——姜国太子因政治胶葛惹得先帝勃然盛怒,一气之下被扔到凄风苦雨的青州检讨。薛委就在那边诞生。
生射中的前十四年,还未明白到来自皇室的光荣,他已经学会在旁人挖苦的语气中,沉默扼守关于世子的最初一点庄严。十四岁后他已经意想到,他缺少其他皇族与生俱来的贵胄心胸,他也没有任何足以同人炫耀的玩资闲趣。在姜国,他遭到的是跟青州截然相反,但成果一样的鄙弃。
即使他的父亲,已经的太子,因先帝驾崩被迎回皇城继续大统,成了姜国下一任帝王。   
那些年唯一对他好的,只要一个薛至柔。
至柔是先帝的最初一个女儿,生在太子一家被赶出皇城后,是薛委的姑妈,和他一般大。
至柔对他好纯洁出于血缘的密切。她赠他华服,给他随意收支她宫阙的权利,概况上薛委说着感激的句子,回府后却命人将那些工具统统锁了起来。青州的履历像一根知名的刺,时辰提醒着他政治的危险。冷酷是以成了他对人一向的态度,而疏离则是他用来庇护自己的最妙手段。
没有人能走近他的心,他也不肯定未来能否会有。
至柔很快发觉出这个少年的防备,他恭敬地称她为长公主,虽然在血缘上他们有比这更加亲近的关系;他措辞适当,从不轻易在她眼前展露情感。这让她感觉灰心,她不晓得该用什么方式告诉这个敏感的少年,我很关心你。
收支多了自然会很快被人留意。那日天气将晚,又有小雪,他刚从至柔宫中出来就被两个贵族少年堵在路口。薛委抬眼认出拦路的两人身份,是孙大孙二两兄弟,仗着姐姐贵为皇后横行宫中、为恶乡里,仿佛京中两大害。
傍边一人正搔首弄姿:“大侄子,我腿软,来来来,你过来搭把手。”另一人弓腰含胸紧赶着上前扶他,谄笑道:“姑妈您谨慎,您是这宫里的天,我就是您那脚底下的泥,您让我滚,我也得高兴奋兴地哄着您老人家高兴。”
至柔对他与生俱来的密切是宫内最引人联想的谈资,一切人都感觉是他在凑趣至柔。
薛委昂首看了眼风雪欲来的天气,筹算另择一个偏向作为出宫的来路。对方立即上前拦住他,端详道:“四皇子这是要去哪儿?”
孙二扑哧一声笑:“年老不晓得啊,今夜雪大,皇子这是要赶着去青州见他老母呢……”
薛委的生母是青州歌姬,他诞生在这个家属恶运的起头,她的母亲却在他们行将返国时意外惨死。他放弃沉默,挥拳击中孙二的鼻梁。那兄弟二人原是炊火堆里虚养的坯子,那里比得过薛委在青州摸爬滚打练出来的一身气力,几番往返二孙便倒地不起。而薛委身上最严重的伤,也不外是被这两兄弟用指甲在脸上抓出的数道疤。

二:
此次的宫庭打斗事务很快轰动了陛下和皇后。孙家弟兄二话未说,跪下来争着哭诉自己因何挨打,又是若何敌不外皇子铁拳,现在又是若何委屈。薛委嘲笑旁观,自始至终不曾替自己分说一句。
陛下不喜这个儿子已久,再加上皇后在一边替她两个弟弟讨情,心华夏本就有所公允的天平自此完全滑向二孙。他冷冷一摔袖,正欲下达惩罚的号令,忽听外边有人传递:“长公主至。”
至柔是带着一副惊怒不服的脸色赶到这里。先将薛委从地上一把拉起,尔后扬袖一指跟她来的梅香,命她将适才所见全说出来。
梅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磕绊绊说了些二孙搬弄薛委的句子。说起他过世母亲时,面色乌青的陛下近乎惊怒地回头瞪了皇后一眼。
想来定是至柔听闻了此次胶葛,找了当值的宫人问清缘由后又仓促赶到这里。她气喘吁吁,扫了脸色乌青的陛下一眼,忽的换上另一种悲痛的语气:“年老哥这样不明就里急于处置阿委,究竟是欺他年弱,还是因他母亲死得早?”
这话说得在场诸人一阵沉默。至柔拉过薛委的手,安静道:“我们走。”到了宫外,紧握的她的手被薛委狠狠甩开,他用手背狠狠抹去脸上残留的液体,头也不回大步走开。
她急了,高声问:“你要去哪?”
  薛委转过甚来,冷冷道:“现在我终究可以愉快地告诉你,你的怜悯对我来说何等恶心!”
  “我不是,”她合家莫辩,“我对你的好满是真的。”
他一步一步逼近她:“你对我好?你能对我好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我不是你送的衣服用具,更不是你们贵族用来消遣的玩物。”在他声嘶力竭的诘责下,她的眼泪立即涌了出来。她要告诉他,就算这个天下没有给你恰如其分的暖和,我仍然愿意证实给你看,我的关心历来不是血汗来潮。
    雪夜地滑,她刚追出两步就被横生的藤蔓绊倒,整小我往前一扑摔到地上,一双靴子随即出现在她眼底。透过模糊的泪眼她看见薛委站在眼前。
  他的眼明灭着她历来没见过的薄光,像是千言万语,尔后终究有人听。但当他开口时,他只是轻声称谢:“姑妈,感谢你,感谢你保护我。”
    她惊诧盯着他,含泪笑了。
    那是他第一次这样称号至柔,那时他就已经有所认识,这人在他未明年月将要充任的,会是一个比他设想更加优美的脚色。
  薛委感激她,即使他的感激仍用沉默的方式表达。谁都不曾想过他们的关系何等危险,他们纯真享用着以亲情名义制造的长久甜蜜。直到他成年,获准出宫居住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府邸,结交了一群兴趣相投的朋友,经常相约去郊外林中狩猎,皇室成员则经常会被约请前往观赏皇子们在围猎场上的飒爽英姿。
  只要她来,薛委城市分开众人亲身前往驱逐。两人携手走来,他有板有眼描写自己若何毫发无损地捕捉到一只疾奔的银狐,歌颂它外相的富丽,至柔浅笑倾听,为他拭去额角汗滴。谁都不曾留意围绕在他们四周或羡慕或藐视的眼光。
  这是他最志自得满的一年,他的父亲逐步发现他不为人知的才华,宫中又得长公主薛至柔垂问,大家都说他有能够当上太子。妒忌是必定存在的情感。
  “这长公主还未订婚吧。”至柔走后,有人悄声群情,“长得可真够味。”
  “天底下标致的女人千万万,公主你小子就别想了……”
  “嘿,你还别说,标致是标致,”孙大笑得猥琐,“这够不够味,到床上才晓得。”

三:
  当薛委送走至柔返来听到这些话时,他只觉满身血液缓慢奔涌,手脚百骸有如铁水灌入,连指尖都因痛楚而战栗。
  他服从于现在接近解体的情感,只因他们欺侮的,是他没法不去在意的女子。
  场内一片死寂,众人看着薛委走近孙二,一拳击中他肋骨,在他栽下马后翻身将他摁在地上,毫无章法地一惓惓打向这具在他眼中已损失灵魂的精神。每一记都是泄愤,每一记都是他没法宣之于口的恐惧,他不敢细想真正催使他愤慨的缘由,只好掩耳盗铃,伪装是被欺侮。
  眼中赤色逐步消失,耳边金戈之音被焦虑的劝告取代,他看清现在阻止他脱手的,是他的好友杜衡。
  他跌跌撞撞从地上站起来,在众人惊骇眼光中垂目看去,这才发觉孙大已经没了呼吸。  
  皇后得知消息后数度晕厥,惊怒中的陛下命人将薛委绑到殿前,他依言跪下,对自己杀人的行动却只说了四字:“死不敷惜。”
  陛下扬袖扇去,他中庸之道生受这一掌,嘴角仍带着讥讽似的,冷淡笑意。
至柔听说了消息从后宫敏捷赶来,见此情形立即跪下替他讨情。薛委实时搀住她一臂,粗声粗气喝道:“这里没你的事。”
话未出口泪已簌簌落下,她含泪问他:“你怎样这样糊涂?”陛下怒极攻心,指着薛委对她喝道:“怪谁?还不都是你惯的,惯出现在这个目无章法,视人命如草芥的逆子。”他气喘吁吁,扶着桌子渐渐坐下,待情感平复后才精疲力竭朝他一挥手,“去青州吧,去你娘坟前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儿。”
  薛委俯身再跪,领旨谢恩。扶起泪如泉涌的至柔,温顺道:“公主,我们走吧。”
  他被敏捷发送到前十四年生活的地方,为他送行的只要至好杜衡一人。他没有告诉她分开简直切日期,他惧怕看见她流泪的双眼。在分开皇城前,他慎重其事将至柔拜托给好友杜衡,他是禁中管辖,掌管宫中神策军的调遣,最少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可以照顾至柔的平安。
  薛委仍然恐惧,恐惧皇后和孙二不会善罢甘休,是以迁怒至柔。  
  十四岁前居住的青州旧宅仍连结原貌,他简单扫除一番后临时住下,预备明天上山去看看能否有狩猎的去向。假如对青州的生活还抱有希冀,那就是他曾对至柔的某个许诺。
  那年轻州有罕有大雪,他被困山中三天三夜,在几近以为自己快死的时辰他梦见至柔,他梦见十四岁那年随着父亲返回姜国,他也梦见母亲心中求之不得的富丽城邦,却在她死后损失一切引诱。薛委淡然旁观他人重返故乡的高兴,他也看见父亲不悦的眼光高高在上地落在自己脸上,训斥他分歧时宜的哀痛。
  而他没法不忧伤,当人间最初一个爱他的人长逝地下,而他尽力去爱的父亲又永久高屋建瓴。眼底薄雾又将凝成水滴,他狼狈地转身向隅,一昂首就撞见一双温柔注视他的眼睛,眼眸的仆人朝他伸手:“我是你姑母,这里就是你今后的家。”
  浮光劈开雾霭大雪混沌漫空,携排山倒海之势划过他心底。霎时候他看清自己避无可避的命运。
  此时现在今生全数关于至柔。从那时起,光阴不再只是他的一切,从今往后,那只是薛委寄存于至柔身上的,他无处潜藏的温柔。

四:
  他没有死。
  从姜国赶来的杜衡循他设下的圈套,一路追到山里将他救起。在他苏醒后告诉他一个糟糕的消息:“公主不见了。”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跋涉的马匹已预备停当。途中他从杜衡口中领会了工作的后果结果,至柔接到薛委病危的密报,等不及同杜衡从长计议,当下便带了太医北下。杜衡循她踪影追到青州,却被告之公主从未来过这里。
  两人马不停蹄,在第三日傍晚赶至国都。弃马狂奔至公主府邸,门庭深锁,公主仍然未归。杜衡为庇护至柔的清誉,不曾向任何人流露她失落的消息。心满意足而他强自抑制,垂头思考间有白光炸裂,他恍然昂首迎上杜衡一样惊痛的眼光。
  孙二。  
  他的兄长死在薛委手中,他们的父亲与杜衡曾是宿敌。倘使有人对她晦气,除他之外再无答案。薛委翻身上马,杜衡追上,两人在烟花巷柳之地寻到烂醉的孙二,一拎他的衣襟将他摔到后巷寂静处。
  孙二认出薛委,不用继续盘问一字不落全说了:“真不是我做的,是皇后,皇后感觉是公主给您撑腰,只要除了公主,您就难成天气……”
  “公主在哪儿?”
  他看了盛怒中的薛委一眼,抹把冷汗,小心翼翼给了他一个在一切设想中都不存在的地址:“城东妓院。”
  急流在身材里的血液敏捷冷去,他保持着若无其事的安静,却让杜衡思疑只要握紧他发抖的手臂,他就会鄙人一刻力不成支碎成齑粉,然后灰飞烟灭再无踪影。
  但是他仍在搏命抵抗,抵抗那些网罩他的失望。  
  二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孙二所说的地址,薛委弃马当者披靡,在二楼某间房中找到了失落好久的至柔。
  推门霎时她投射过来的眼光霎时破坏他前半生赖以支持的一切勇气,她衣不蔽体,脸色木然,可当薛委一碰她,她像是蓦地被针刺到,歇斯底里地尖叫继而泪如泉涌地哀号,她满身狂热地战栗,她眼神失望地犹疑。
  他伸手抱她,他拼劲尽力抱住她,他不死不休地抱紧她,他注入全数的精神用来捉住她悬于一线的人命,以致于再无气力发出一点声音。他的嗓音破裂不胜:“至柔,是我……你看看我……”
  她茫然地听,散漫的瞳孔终究有了聚焦的工具:“阿委……”
  他宁可瞬时死去,只为换她重来一次的契机。
  杜衡打发掉门口老鸨,薛委抱她上马返回杜衡在城郊的别院,那时他才惊觉自己已有四天三夜不曾合眼,他的精神源源不竭,恍如永无告罄的那天。
  只要他清楚,那是他向鬼神提早预支的人命。
  至柔恬静伏在他怀中,在薛委将她交给侍女的瞬间又起头剧烈抵挡。她的失望是他唯一愿意昂首跪下以求摆脱的伤。他大步上前拉开侍女再度将她夺回,一臂轻抚她背部,一臂将她搂入怀中,他喃喃说着抚慰的句子:“至柔,我又猎到一只银狐……你太累了,等你睡醒了我带你去看它……”
  待她终究倦极睡下后他才推门分开,杜衡始终等在门外,看他一声不吭径直往外,心里咯噔了一下,几步拦住他:“皇子。”
  明月微光照亮薛委回头那一瞬凄苦的脸色,杜衡已猜到他心中的决议:宁愿玉石俱焚,他也要为至柔挣得一点呼吸的空气。
    他心中一紧,低声喝道:“公主一向和我在一路,那里都没有去。”
  薛委淡然看他好久,在他以为了无期望的时辰冷冷道:“你娶她。”
  杜衡审阅着他,似欲窥测其中血汗来潮的成份:“你愿意让我娶她么?”
  薛委焦躁极了,一把挥开他的手,喝道:“你不愿?”
  “不,”他点头,缓慢地开口,“我怕有一天,你会是以对我痛下杀手。”

五:
  公主擅自离宫,后代私情无疑是最好的诠释。在至柔身材康复后,杜衡入宫请罪,请赐公主为妻。
  诸人惊惶,但又感觉并非大罪恶。特别当陛下亲身扶起杜衡后,众人立即浅笑着恭喜,除了惊诧中的皇后狠狠回头剜了眼心中有鬼的孙二。
  一切顺理成章,但在杜衡出宫前陛下却零丁将他留下,间接问:“老四返来了?”
  他心里一凛,忙又跪下。
  陛下临时没说什么处置的号令,寻思好久才似叹似喟自言自语:“也好,寡人送他去青州就怕他这样下去铸成大错,现在看来……他算是想大白了。”垂头看杜衡,他再叹一句,“和公主好好过,今后,不要让他们再碰头了……”
  杜衡唯唯,到殿外才发觉贴身汗衫已经湿透。
  薛委是整件事唯一看似自在的人。在期待婚期邻近的那段日子里,他跋山涉水,昼伏夜出,渴饮山中雪,饥食兽畜肉,偶然他会整夜无眠,狂奔于青山白雪田野之间,等精疲力竭的霎时一头栽倒,头枕大地身披落雪获得一场酣眠。偶然他会出山看她,具体密查她这一日的精神状态,他也会整夜立足于她的房前,听一夜的钟声,浊音寂寂。
  至柔终究肯开门见他是在她出嫁前的一个夜晚。
  他在清水漫空的布景下回头,对她微微一笑:“我又猎到一只银狐。”
  她一愣,很快就笑了:“是么?”
  “我也以为冬季不会有狐狸,”他额外轻松地诠释,“不外我在山中不眠不休守了半月,我的命运不错。” 
  闲话片刻他即告别分开。至柔目送他走出庭院,转身的下一刻就被去而复返的某人从死后仓皇抱住。
  他闻声那纠葛多年的浊音再度于耳边响起,他也忽然意想到,那实在是他的心提早向他奏响的哀鸣。
  “请不要忘记我,请您……”他的声音在抖,他的灵魂在抖,唯一不曾发抖的,是他矢志不渝的心,“我想告诉您,从十四岁碰见您那一天起,我就无时无刻不想让您明白那天我的心情……它曾支持我度过在青州的凄风苦雨,它也曾让我饱受无人可倾吐的熬煎和孤独……我想告诉您,我从未将您看成我的姑妈……”
  类似恐惧的情感袭上至柔心头,她忽然有些惧怕听到前面的句子。薛委发觉到了,手臂渐渐放松,然后垂头继续:“我视您为至好……”
  至柔悲哀悲痛悲绝地注视着他,她也暖和温柔温顺地看着他,可最初她只是精疲力竭地对他笑了笑:“阿委,对不起。”
  他惊痛垂头看去,她一清如水的双眼已让他窥见一切终局。
  摆脱的称心痛楚霎时袭遍他百骸手脚,他无言闭眼,在心里悲痛地浅笑。她终究还是明白到了他的心。

六:
  第二天他就请命调去北地历练。
  那是姜国最冷最寒的一片领地,盛产冷雪北风和孤月。偶然他会决心忘记来自故乡的消息,偶然他会感觉生命实在一向如此,从凄风至苦雨,一切从诞生起就已既定。
  入冬的时辰,边关北地迎来一位新任参将,杜衡。
  匈奴屡次入寇,姜国正是用人之时,杜衡毛遂自荐,领兵出征。两人原是生死之交,加上杜衡又新娶公主为妻,可就算友谊再深,当杜衡死在自己眼前时,他照旧力所不及。
  匈奴突袭,前术兵士诞生入死,帐下将军歌舞升平。杜衡领兵迎战,与薛委一道被困于羌城,求援的密令传到姜国边境,负责军队调遣的竟是本该在国都为非作恶的孙二,万般危机下这禁令被他丢在脑后。战至最初仅存数十人宁死不降,等到第二天日暮还没见援兵踪影,将士们就已知生还无望。
  入夜,匈奴倡议最初一次攻城。
  杜衡隔着野火握住他的手臂,再紧一紧。回头霎时一滴冷血沿薛委俊挺的鼻梁滑下,他背后一角的天空崭洁如新,没有一丝云翳。杜衡咧嘴一笑:“惋惜没有酒。”
  薛委淡淡道:“从这里进来后,我陪你畅饮。”
  可他晓得,他们活不下去,他晓得。
  杜衡快乐地笑,猖獗汗漫放浪形骸,引得四周兵士不忍再看。他却忽然放低声音,附到薛委耳际:“城后有地道,你走,她应当在等你。”
  薛委震动地回头看他,他的瞳孔是天涯误落的一枚星火,他忽然死死捉住薛委的手,冷,寒,不成多说,而那一刻已经什么都没法说。“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他声音沙哑,牙齿咯咯作响,“今生不为君生,万幸能为君死。可阿委,我怎能让你死……”
  杜衡喊了这十几年的四皇子,他的最初一声阿委,却是为他送终的丧乐。  
  那一夜,是浊音在他心里隔离的一夜。那一夜数十兵士宁死未降,杜衡和着血泪倒在万箭之下,那一夜,薛委逃得一条残命。
  他踩着杜衡的尸身苟延残喘,他在世连夜奔回姜国,不敢稍作安息,他找到至柔的府邸,而当他行将叩门的霎时,他终究精疲力竭跪倒在公主府前,抬首望向天涯,眼中的泪无声倒流转意里。
  他若何跟她交接,他又若何去说,他永久没法了偿的以命相待。  
  孙二玩忽职守致使上将军杜衡以身殉国,满朝震动,皇后接二连三借用朝中人脉打压激愤进谏的文官,引得朝野高低愤愤不服。薛委决心对至柔隐瞒的消息,也由于城中风雨欲来的氛围没法再瞒下去。
  当夜至柔冒雨入宫面圣。
  得知消息的薛委一跃而起,快马追上,与她并辔而行。那时皇城沐在风雨中,隐去栏杆玉砌的痕迹,在蒙蒙水幕中显得额外悠远冷酷。

七:
  陛下许诺为至柔讨回公道,可薛委很清楚,昔时母亲意外暴毙,父亲抚慰的句子一样有力。
  他什么都不多说,弯腰从地上扶起冷静流泪的至柔。走出凝华殿时听到陛下很轻很轻地叹息:“阿委,罢休吧。”
  他笑一笑,在心底。所谓退路,他已经没有了。
    也许有过,在母亲还未死的时辰,在他以为人生只要孤唯一条宿命,在至柔还只是陌生过客的时辰。
  也许有过,而现在他想要更多,既然尝过人间最甜蜜的感情,又若何挨得过往后山长水阔的孤单。

  回去后至柔大病了一场,薛委跬步不离陪伴左右。他是人间最虔诚的猎犬,具有超凡的耿耿忠心,和仅为至柔存在的无以言表的狂热。
  她的疏离是一柄砍向这只忠犬的利剑,醒来她说:“阿委,你回去吧。”
  脸上愉悦的脸色渐渐冷去,很久,又听到她继续,“杜衡殉国而亡,我不想这个时辰引人非议,”她安静地看他,她用看过十四岁薛委的那双暖和的眼睛安静地看他,“我只是你的姑妈。你长大了,今后就不要再来了。”
  假如这是捏词,那末,他宁可死在十四那年,死在以为美梦起头的初端。
  “你跟我说,你会永久对你好,”明显血液手足无措地战栗,而他的身材却被有力感死死充盈,“既然如此,当初何须让我接近你,你让我明白到人间最美好的豪情后却全数收了回去。薛至柔,你何其忍心。”
  她跃跃欲试地看过来:“阿委,对不起。”
那一瞬,他才真的没有了退路。
  分开公主府后,他敏捷找到待罪返京的孙二。
  假如说上次打杀孙大处于一种愤慨而损失明智的状态,那末这一次,他非常清楚自己做的是什么。他冷静地拿剑贯串孙二胸口,他杀了这个杀了杜衡的人,却并不以报仇的名义。他期待全全国都来指认自己。
  虽然孙二有罪,但王子杀人已超越伦理制定的界限,皇后原本还处于言论的风口浪尖,此次却由于薛委杀人完全找到宣泄的由头,指使文臣联名上书处置四皇子。
  陛下急怒攻心,指着他痛骂:“蠢货,你就等不了这几日吗?”
  这一次,他罪无可恕,这一次,他甘之若饴。
  他以待罪之身被关入大理寺,那夜是腐败,四野干净,这个被认定残暴残暴的王子,他的脸上有罕有的愉悦脸色。
  举国为此震动,至柔却在瞬间大白这个已不能称号为少年的少年置之死地的决心。
  她的庇护出于本能,那末他的浪费,一样由于习惯。他赌她仅剩的关心,他赌她没法置之不理,他赌她实在也爱自己。
  是的,他不要那种假惺惺的亲情,他不要那些牵丝攀藤的关爱,他要捉住她的恋爱,凭自己才能,他要她爱他,不问后果,不求结果,实时贪欢的爱,仅一次,即即能够一路去死。
  那末至柔,假如你没法爱我,就一路去死吧。

八:
  天是在阿谁早晨忽然变的。
  至柔带病入宫,请求陛下放过薛委一次。但这一次,并不是她能做主,皇后一样被孙二玩忽职守的毛病熬煎得身心俱疲,怎能轻易放过脱身的契机。他叹口气,力所不及:“阿委究竟杀了人。”
  她哀切地哀告:“陛下,您让人夺走我的驸马,现在连阿委都要一并拿走吗?”
  他一时沉默,昂首看着殿外,那是薛委进来的偏向。由于有罪在身,他只着一件红色中单,他的脸上有最卑劣的浅笑。
  除了你,一切于我都是游戏,包括我的人命。至柔,现在我罪无可恕,现在我又将离你而去。那末,你能否可以再一次,让我靠近你。
  让我靠近你吧,这些年,你是为我供给暖源的唯一。

  她看着薛委自在跪在她身旁,她看见他望向自己时,报复似的嘲弄笑意。
  她自食恶果,她养大一个恶魔。一切因她而起,假如最初她晓得收束自己的豪情,怎会落得明天这个终局。在他悚然有所惊觉之前,她敏捷站起撞向间隔自己比来的红漆木柱。
  薛委忽然大白,他终究把她逼到了这一步,除此之外,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那末至柔,请等等我,请再等等,就算死,我也愿意去有你在的天堂。他上前抱住软卧于地的至柔,他徒劳地用袖子拭她额头澎湃的血液,他狼狈地冲外大喝:“快叫太医……”
  陛下从背后望着他:“她是你的姑母。”
  太医赶来,他将昏迷的至柔交与他们处置,然后回答他的父亲:“她不是。”
  勃但是起的惊怒以后满是天翻地覆的倦意:“你不要骗自己。”
    他走进内殿,走到父亲眼前,问了一个深藏心底多年的题目:“昔时我的母亲,究竟是晓得了什么才无辜暴毙?”
惊雷驿动,瞬间带他回到多年前风雨交集的一个夜晚。母亲送羹汤给书房中的父亲返来后,将薛委叫到自己眼前,那时他太小,并不能正确了解母亲那时的恐惧,以及阿谁危险的奥秘。母亲频频告诉他,倘使有一天她不在自己身旁,这个奥秘可以让父亲对他手下包涵。
而第二天,母亲就由于一场恶病,客死异乡。
陛下往后连退数步,双腿有力,忽的呆坐在椅子上,木然看着儿子咄咄的逼问。
  “由于您不是先帝亲生的,您也不应是坐在这里的人。昔时被母亲无意撞破,你才杀她灭口,而皇后,正是用这个奥秘威胁你,才能立于后宫终年不败。”薛委冷嘲笑着,“论无情,我哪比得上您万分之一。”
  陛下勃然盛怒:“我无情?我如果无情岂会接二连三地纵容你行凶,我如果无情,岂会在你设想杀了杜衡以后替你瞒过一切人,我如果无情岂会一而再再而三,听任你爱上至柔。”
  薛委淡然看来:“你都晓得?”  
  “杜衡被困羌城,你大可以向南北总督求救,却恰恰挑选回营求援,由于你晓得孙二在那边,由于你大白他底子不会派人来救你们,”陛下望着他,用一种力所不及的惋惜,“你是下定决心,杀死一切靠近她的人。”
  薛委冷嘲笑着,他晓得,一切隐瞒已经毫无需要。
  正欲开口,忽听背后一串风铃轻击。他猛一回头,发现是虚弱的至柔现在站在内殿冷冷看着自己。
  惊蛰第一声雷映亮她泪如泉涌的脸。她转身走入暴雨中。
  他追上去,捉住她发抖的手臂,她腾跃在眼底的冰冷怒火灼伤他的瞳孔:“为什么?”她问。
  “由于我爱你,由于从十四岁起头我就决议将你视作我的生命,”沐着暴风骤雨,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给她听,“我不能容忍他人夺走我的生命。”
  惊雷贯空而过,网出横纵交织的线条,他忽然看见陛下隐没在雨幕中残暴的脸,他手中的长剑刺痛他的眼。
  “她不能带着这个奥秘,走出这里。”
  薛委忘记了他是谁的儿子,他身上那一切残暴都是谁的奉送。蓦地增大的雨幕中,他看见追来的父亲用剑从背后刺过他心爱女子的胸口。
  垂首跪倒,任由剧烈的雨滴敲打他发肤躯体,他茫然伸手抱住俯倒的至柔,他用手擦去她面上横陈的水滴。他听到有悠远的雷声传来,他听到光阴咆哮擦肩飞逝。
  一切终将离他而去,哪怕握得再紧也无济于事。
  至柔摆脱般地对他浅笑,:“可是阿委,我历来没有骗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6

帖子

37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0
发表于 2017-3-8 17: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用户楼主,楼主英明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02

帖子

40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03
发表于 2017-3-8 17: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21

帖子

44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1
发表于 2017-3-9 18: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24

帖子

4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6
发表于 2017-3-9 18: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92

帖子

38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82
发表于 2017-3-10 22: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支持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08

帖子

41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12
发表于 2017-3-11 09:59: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低调,低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义乌俞培文灯笼厂家直销网 ( 浙ICP备15009380号

GMT+8, 2018-5-27 13:24 , Processed in 0.473061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电话】(15079198954)
【微信】(15079198954)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旺旺】 暂无
【邮箱】
369202505@qq.com
【地址】 (厂址: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 店址:江西省南昌洪城大市场)
【俞培文灯笼批发】
【www.52yunf.com】
 
免费咨询电话

电话: 15079198954           【微信】15079198954

地址: 俞培文灯笼批发 (厂址: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店址:江西省南昌洪城大市场 )